橘子force

这里橘子force,米娜桑叫我橘子就好,萌aph圈极东主耀菊。

废墟

雪霁初寂:

 


 


废墟


 


*/联大房子设


*欧欧吸


*国设


*微量露中


 


       蓝天,白云,清风。伊万放下画笔,向后稍稍退了一步,以仔细观察这幅画作。画上一条小溪蜿蜒而下,草很青很茂盛,还零散地开着些野花。很美,可是还少点什么。


  伊万在画面的黄金分割点处郑重地点下一个红点。


要是这里再有座房子就更好了。


  没想到的是,几十年后,这里真的盖了一座房子。


  双层的白色小楼,红屋顶,烟囱干净没有灰尘。伊万很荣幸地夹在第一批人中入住。


  抚摸着雪白的螺旋楼梯扶手,一切都像梦一样。这不仅仅是一座建筑,这是苏/联,属于他们的,坚不可破的联盟。


  伊万曾邀请王耀来大房子里作客。王耀对这里一应俱全的设施赞叹不已,他说要把自己的家也建设成温暖的庇护所,让人们都过上舒心的好日子。伊万点头,却不说话,只是看着王耀眼中闪烁的光芒微笑。


  房子里的住客越来越多,这里也越来越热闹。大家的脸上永远都挂着发自内心的笑容,一个天堂般的幸福社会倒映在每个人的眸中。


  然而希望越大,失望越大。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房子变了。先是厨房隔断,后是楼梯台阶,到处都是白衣啃噬的痕迹。从外面看的话,这仍是那座美好的房子。但为什么再也听不到歌声了呢?


  海那边的人们在庆祝圣诞,海这边的人们则在沉默。伊万合上书叫孩子们去睡觉,他自己也慢悠悠地爬上那一阶阶已经腐朽的台阶。


  等等,这个味道……


 


  夜深,莫斯科的灯火早早的熄了。不管是不是在今夜去过红场,不管是如何看待今天发生的事,所有的人,都睡下了。没有人会到莫斯科的郊外来,没有人会知道今晚发生过什么。


 


  不知道是谁点的火,或许是房子自己——谁说得准呢?伊万看着火舌从不远处的壁炉窜出,眨眼又爬上墙壁。火顺着楼梯向他袭来,伊万与它竞速。他要去叫醒大家,他不能失去任何一个人。推开一扇门,空的;又一扇,还是空的。伊万想起了什么,停下了推门的动作。


  他忘了,他早已被抛弃。


  走廊的尽头闪过一个人影,他看见娜塔莎回头抛给自己一个绝望的眼神。随着这眼神飞来的,还有被轰鸣声掩盖了的、听不太真切的话语。


  “哥哥,再见。”


  娜塔莎从大开的窗户中一跃而下。现在,真的只剩下伊万一个人了。


  伊万的心抽搐了一下,一股看不见的力量将他掀倒在地。


 


  “伊万还在里面!你们为什么不去救他!”匆匆赶来的王耀朝着那片火海咆哮,而身前的苏联……哦不,前苏联“同志”们,皆面色凝重地拦着他。


  “我在。”一个声音从身后响起,冻结在严冬寒冷的空气里,“……没事的。”


 


  雪随寒风而来,上帝的眼泪在十二月浓黑的夜空中凝结成小冰晶。火势在雪的压迫下渐渐减小,过了好久,终是散在了黎明的曙光之中。


  新的时代也在这光辉中升起。这应该会是个美好的时代吧。


  不过,谁说得准呢?


 


  尘埃悬浮在寂静的空气里。没有人说话,他们只是静默地站着,像是十六只铜铸的雕塑。


  但是没人会为这些雕塑进行定期的保养。就连太阳也懒得为他们镀上金边,就匆匆地将自己隐于云雾之中。


  站这么久,谁都会腿麻的。


  天真正亮起来之后,这里又回归成空无一人的荒野。


  没什么好看的,一切,都结束了。


 


*****


  “如果你来俄罗斯旅游啊,一定要去那个地方。”一个面容年轻的中/国男子对你说,“莫斯科的郊外。我跟你说,虽然那只是废墟……”


  你认真地听着这个萍水相逢的中/国人讲话,时不时点一下头。在你们都喝完了手中的咖啡时,互相挥手告别,口中道着“有缘再见”,一转身又回到各自的生活中来。


  也是凑巧,多年后你到俄罗斯游学,顺便去了他说过的那个地方。废墟的额头布满青苔,荒凉,但又充满了什么。一副水粉写生很快完成,你向后退了一步以仔细观察这幅画作。可就在这时,奇怪的事情发生了——


  世界一阵扭曲,似乎要将你撕裂。但最后你还是完好地站在那儿,只是眼前的景物凭空消失了。你震惊地盯着画面上的一块空白,废墟消失了,就像从没有出现过一样。这时,一只温热的掌握住了你执笔的右手。


  “要是这里再有座房子就更好了。”


  是布拉金斯基老师的声音。你任着他在你画上的黄金分割点处点上一个红点。你扭过头去,看见他的脸色无比苍白。为何他的眼神如此悲伤?


 


  时间的主人依旧摆弄着他手中的沙漏。有什么从你的记忆淡出,没有谢幕的退场。


  谁会相信一片废墟的故事?


 


 


-终-



评论

热度(17)

  1. 橘子force雪霁初寂 转载了此文字